澳大利亚涉华“阴谋论”制造者

国内 2020-10-16 04:20183网络整理admin
      澳大利亚经济学家刊文表示,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地区紧密的经贸联系有助于澳抵御疫情冲击

文/《环球》杂志记者

澳大利亚有句谚语,“盯着太阳就不会被阴影困扰”。然而,近年来,一些澳大利亚智库、媒体和机构却背弃了阳光面,炒作所谓“中国威胁论”“中国渗透论”等“阴谋论”,妖魔化中国形象,毒化中澳关系氛围,严重影响了双边关系的发展。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

仔细查找这些“阴谋论”的来源就能发现,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是一个主要源头。这家位于首都堪培拉的智库成立于2001年,近年来通过当地媒体影响着澳大利亚公众对中国的理解。

翻看该研究所出炉的各类涉华研究报告或观点,会发现其基调相当一致,不是有着浓厚的意识形态色彩,就是对一些道听途说甚至子虚乌有的事情夸大其词,耸人听闻。

该研究所一些“专家”经常用“阴谋论”思维恶意诋毁中国。澳媒称,此前有关新疆的一些不实言论便出自该机构“专家”之手。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指出,有关言论几乎完全依赖一系列可疑的研究,是反华势力精心策划的“闪电公关行动”。

2019年曾一度在澳被热炒的所谓“中国间谍”潜逃澳大利亚事件已被证伪,相关“撰稿”人之一亚历克斯·乔斯克就在该研究所工作。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詹姆斯·劳伦斯森,曾批评澳大利亚媒体未经核实就采信乔斯克的说法,“这是澳大利亚媒体先下结论再找证据的最新例子”。

最近,该研究所又炮制了多项充满阴谋论论调的反华言论,包括所谓“中国有关部门通过数以千计的组织收集情报”“中国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未及时公开信息并缺乏合作精神”“澳大利亚应减少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等等。

再比如,今年6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称,澳各级政府、教育、卫生、工商业、服务业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正遭受“有国家背景的行为体”的大规模网络攻击。该研究所的网络安全分析师随即表示攻击来自中国,但事实上,中国也是黑客攻击的最大受害国之一。疫情期间,中国的医院和研究机构也曾遭到一些境外黑客的攻击。网络空间具有虚拟性强、溯源难、行为体多样的特点,澳方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就妄加揣测,传播“阴谋论”,并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还有个别澳媒披露所谓“五眼联盟”情报文件,称新冠病毒可能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随后就被其他媒体指出这份文件来源存疑,澳大利亚政府和官员都对这份文件提出质疑。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撰文直斥“这完全是关于美国的总统政治”——“所谓的情报档案被泄露给默多克在澳大利亚的媒体,再由同属默多克的媒体转售给美国的政治听众,看上去就是为了支持特朗普和蓬佩奥的说法。而且,这样跨国转一圈增加的真实度,就不像白宫直接交给福克斯新闻网那样一文不值了。”

这样做的结果,就如陆克文所说的那样,“报道重大‘新闻’的兴奋感超越了媒体防止公众受骗的基本职责。那些以为自己是在同迫在眉睫的安全威胁做斗争的记者,实际上却是在同自己国家的长远利益作对。”

幕后金主浮出水面

2018年,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曾做过一份名为《澳大利亚应当如何看待中国》的报告。这份历时3年左右完成的报告,对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占据澳大利亚媒体头条或引起广泛关注的一些涉华论调进行了调研。调研结果显示,那些负面论调要么捕风捉影,要么夸大其词,要么片面将个案放大。

“如果放任这种‘中国威胁’或‘中国恐慌’成为一种习惯性论调,澳大利亚就无法以理性的眼光看待中国的发展,从而在政策上影响和阻碍澳大利亚抓住中国发展所带来的机会,这并不符合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报告作者、研究院时任副院长詹姆斯·劳伦斯森说。

澳大利亚的政商学界不是没有了解中国、明白中澳关系重要性的人士,为何这些充满了“阴谋论”色彩的论调仍然会被炮制出炉?

一方面,中澳两国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和社会政治制度,导致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快速发展和国际影响力的上升充满了不信任和焦虑。

另一方面,一些机构和媒体将中国树为假想敌,煽动涉华负面论调,为的是自己和背后金主的一己私利。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战略研究教授休·怀特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创始人。他坦言,起初研究所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澳国防部,但随着时间推移,资助背景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尽管国防部仍是主要资金来源,但所占份额不断下降。据最新统计,目前该研究所约550万美元的年度预算中,只有43%来自国防部。

九州体育BET




Copyright © 2002-2020 九州体育BET-九州体育BET下载 版权所有